苏文幼儿园园长大人

【Ib/恐怖美术馆】三人共同之死

我我……再次宣太太w
这是一个我所没有见过的特殊的三人结局,不同的是,这确实是名义与表现上的be。
ib的回忆部分很棒,还有ib与Garry濒死的场景看的太让人心痛了(明明我其实是Mary粉)。
假Garry的冷漠更是将故事推向了一个新的虐点。
不过……如果只是一个三人天堂结局的话,可能,给我的印象不会如此深刻。
番外简直……打call打call打call(荧光棒其实已经被我像仙女棒一样甩飞了)原本沉郁悲伤的气氛中突然似出现了光明。
“我们身处于黑暗,但光始终在前方的缝隙中透过一角”(这句话是我瞎编的)
最主要的是……!!!
还是不剧透了。
基本上的同人,通病有两种,一种是完全脱离原本的带名“原创”,一种是又过于依赖原本的重述风。但这篇同人,在我看来,是一篇无论与原本的联系程度还是情节都很好的同人。
打call!
(ps小声:稍微不足可能是ib在得知Mary害了Garry时的小小黑化有些……umm貌似超出了ib人设w总体很棒。)

浅田欣乃:

原作:恐怖美术馆


 


全灭结局有ED名,有番外


 


根据ED被遗忘的肖像改编


 




5年前写的旧文,有些怀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从玩具箱里逃出来的两人,现在只有一个人能继续走下去了。


 


Garry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,终于体力不支跪了下来。这惊动了走在前面的Ib。为了夺回Garry的蓝玫瑰,Ib不知哪来的力气走得特别快,因为她有不好的预感。她握紧手中的红玫瑰——因为从高空坠落过的原因,花瓣只有一片了。


 


“真是,不容易。”Garry评价了一下在玩具房里的经历。Ib眼中噙着泪,对Garry做了个嘘声的动作。


 


可是Garry并没有遵从指示。“我……走不动了啊……”Garry的声音很飘渺,他似乎是用尽全力在说话。“呐,Ib……恐怕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……明明说好,要一起 出去的 对不起啊……”Garry费力地举起了他的左手,想要抹去Ib脸上的泪。手,一点点接近Ib的脸。


 


在指尖即将触碰到Ib的脸颊时,Garry像触电一样的疼痛,导致手在半空中停住了。“真是,不甘心啊……”沉重的眼皮最终还是合上了,手无力地垂了下来,最后触碰到的只有空气而已。


 


Ib,不要回头,朝着脱出的方向继续前进吧。


 


男子就以跪倒的姿势,永远地睡着了。


 


泪如泉涌的少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男子的睡颜,意外的很安详。[不是说好,要一起出去吗。][为什么不守信用,不是说好出去要带我吃马卡龙吗。][你快醒醒啊,Garry,太阳晒屁股了哟。]少女喃喃着说了很多,她不愿意面对这不争的事实。Garry没死呢,只是睡着了而已。他的玫瑰花瓣一定还没落尽。


 


对了,花瓣!Ib突然想起了蓝玫瑰,代表着Garry生命的玫瑰。Mary一定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我得去阻止。Ib这么想着,抹掉了眼泪,小跑着穿过走廊,爬上楼梯,前往下一扇门。


 


在登上最后一阶楼梯,Ib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,可她不想停下,现在的她分秒必争。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努力,都已经于事无补——


 


“喜欢……不喜欢……”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。Ib抬头,是一个绿衣金发少女的背影。她拿着蓝色的玫瑰,将上面的花瓣一瓣一瓣地扯下。“喜欢……不喜欢……喜欢~”少女很开心地拿着最后一片花瓣,将光秃秃的花茎扔在了一边,笑着跑开了。


Ib知道那枝玫瑰,曾经是她让这枝玫瑰重获新生,但这次是她没有保护好,不仅是玫瑰,还有她的伙伴。[这里的女性——都很喜欢玩“花瓣占卜”的游戏哦。]是啊,Mary本来就是一幅画,在这个画的世界,她也算是这里的女性。


 


往日的同伴,现在的敌人。Ib走过去,捡起了花茎。这时她知道Garry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可是她不愿面对,她想起了花瓶,在涂鸦世界仅剩的花瓶。也许还有救,Ib立马准备出去。可就在她快要离开时,她回头注意到了一个东西——藤蔓正茂盛的长在墙上。


 


如果在现实世界,这个根本不符合逻辑吧。可是这里不被常识所束缚,一路上Ib碰到的多了,不过吸引她的并不是这个。藤蔓的背后,是一扇门。Ib走了过去,也许这里面有什么秘密,可以让Garry复活和我一起逃出去。Ib自我催眠着。她想拉断藤蔓,可是这藤蔓很结实根本拉不断。


 


如果有火就好了。她想到了Garry。在那个有一本禁忌之书[对Ib而言]的房间,Garry说过他有打火机,那时候Ib选择了沉默,最后打开打火机却看到了……[这真是,精神上的折磨]当时的Garry是这么说的。随后他们出门就看到了禁火的告示。Ib想着和Garry的点点滴滴,往地下室走去。


 


[人家叫Garry呢,你叫什么?][以后不懂的字我来帮忙读好了。][这种书,还是等Ib长大了再读吧][一定要,一起逃出去哦][逃出去后一起去吃吧,马卡龙!][看看外套口袋里——这个就给你吃好了。]想到这Ib掏了掏口袋,摸出了黄色包装纸的柠檬糖。一直以来她都不舍得吃,揣在口袋里,糖因为人体的热量有点化了。Ib将糖紧紧握在手中。另一只手则拿着自己的玫瑰和蓝玫瑰的花茎。


 


这段路很长很长,Ib已经没有力气了,可她依旧坚持着走下去。当她看到跪在走廊中央的Garry,她抱歉地笑了笑。[对不起啊Garry,我又回来了]她轻轻地走到Garry面前,像是不想打扰男子的沉睡。[借你的打火机用可以吗,等你醒来我就还给你哦]她默默地祷告着,然后收起柠檬糖。


 


[如果糖在上衣右口袋里的话,那么打火机就有可能在左口袋吧]Ib慢慢地将手伸向Garry外套的左口袋,试探性的摸了摸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可能是逃跑的时候掉了,Ib绝望地想着。[Garry,请帮帮我]她闭上眼睛,又一次地祷告,眼泪又缓缓流了下来。


 


黑暗中,有什么东西在发光。[会是什么呢?]Ib睁开眼睛,寻找着光源。Garry的右手似乎拿着什么东西,直到死去Garry都紧紧攥着。Ib俯身,用比Garry小好几倍的手摸了摸Garry的手。[Garry,把手松开好吗?]Ib默默地说。像是听到了命令,Garry的手真的松开了,一样金属制的东西掉了下来,在地上啪啪作响。


 


是打火机!Garry一直都握在手里。Ib看到了一丝希望,捡起了打火机,转身跑开,离开前她又说了句[我会还你的]。


 


Garry你一定会有救的,一定。


 


 


再次来到藤蔓前,Ib打开了打火机,滚动了小轮子几下,火苗冒出,最后成了一小簇火。Ib尽量的靠后,将打火机慢慢触到藤蔓。从小父母没有让她碰过火,那种灼热的感觉使得Ib想要放手。当藤蔓被点燃时,Ib往后一跳,手没被烫伤,她吁了口气。


 


没有多久藤蔓便成为了灰烬,背后的门完全暴露在Ib的视线中。Ib没有一丝犹豫,马上跑了进去。这个房间很窄却又很长,Ib视力还不错,她远远地看到了尽头有着一幅画——不过已经破碎了。[画的背后隐藏了什么秘密呢。]好奇心使得Ib向前跨了几步。


 


“咚咚咚——”思绪被急促的脚步声打乱,使得Ib停了下来,转身。走进来的是曾经一脸天真的女孩——Mary。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Mary开口问道,她有点喘,可能是刚才跑的缘故。Ib没有回答,静静地看着Mary。


 


“从这里出去。”Mary很严肃的说道。Ib被吓到了,往后退了几步。见女孩不妥协,Mary抽出了调色刀,然后狠狠的一跺脚——地上出现了用蜡笔涂成的像裂缝一样的线条。Mary脸色发黑,嘴上不停地说着“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”。Ib立刻转身逃跑,Mary紧追不舍。终于Ib逃到了那幅画的前面,迅速地看了一眼画名:Mary。Mary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吗。Ib再次拿出打火机,准备烧画。“不!!!”Mary立刻跑过去准备给Ib一刀,可是Ib还是快了一步。


 


玻璃受到了高温啪啪作响,最后碎裂。Mary向后退了几步:“不,不要。唔——”她丢掉了调色刀,双手捂住了脸。最后化为了灰烬。“这就是杀害Garry的代价。”Ib冷冷地对着灰烬说道。


 


解决了Mary,她终于可以安心搜查这间房间了。为Garry报了仇可是她却快乐不起来。[调查完就把花放到花瓶里去吧]她紧张地想着。这间房间就像是Mary的闺房。吴克在一旁流着血泪,蓝色人偶被丢在一边。画架上画着Ib看不懂的东西,这是Mary的艺术。还有灰烬旁的调色刀——Mary当初拿到时说会有用,最后却是她的武器。也算是有用吧,Ib讽刺地认为。还有一本画册,上面不知道画着什么。她往回走着,踩到了一本书。


 


Ib捡起了这本书,打开看了看。还好字都认识,Ib便翻了翻,厚厚的书里只写着一句话:[这里好无趣,没人陪我玩,好想出去。]几个字被写得很大,占了好几页纸。[Mary她,在这个世界也感到害怕吗]Ib对Mary有了怜悯之情。曾经那个突然闯入视线然后被吓得摔倒在地的可爱少女。[我叫Mary,Ib多多指教][我来问问他能不能让我们通过——他说可以][如果Ib要出去,想和谁出去呢][Ib的妈妈一定很温柔吧?我也想要和Ib一样的妈妈][说好了,要一起出去哦]


 


[Mary,如果你说了,我们也不会怪你啊。]Ib紧紧地抱着日记本,眼泪再一次的流下。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。Garry死了,Mary也被自己杀了,连自己也坏掉了呢。[可悲的是……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坏掉的事实。]《心坏》的最后一句回荡在Ib的脑海中。


 


Ib哭着走出了Mary的房间,怀里捧着那本书。


 


最后所有人,都要离我而去吗?


 


 


花瓶里还有一点水,Ib将花茎插了进去。玫瑰花到最后还是没有恢复生机。Ib重复试了好几遍,都没有成功。[可以的,Garry一定可以活过来!]Ib这么想着,用自己的玫瑰花试了试。红玫瑰重新绽放,美丽动人,花瓶里的水也被用完了。


 


Ib伤心地看着空掉的花瓶。[都怪我,Garry,我真自私]Ib不停地忏悔,忏悔自己的自私,忏悔自己的不是。可是后悔只是徒劳,Ib注定只能一个人走了下去。[真应该将他们一起带出来]直到离开Ib还是这么想着。


 


将钥匙插入粉色屋子,门打开了,又是长长的楼梯,很窄很窄。Ib泪已决堤,慢慢的走着。有几次差点踩空。她紧紧地护着怀里的书,打火机和花茎。索性没受什么大碍,自己的花也完好无损。[为什么你那么有生命力,如果你的生命力转移给你的同伴该多好!]Ib懊恼地想着。


 


终于一瘸一拐地走下了楼梯,她推开了那扇门。


 


里面的场景既熟悉又陌生。窗户,前台,背后的海报……这里是,美术馆!她逃出来了,只有她一个人逃出来了。她现在想立刻跑回去告诉Garry,想拉着他一起进来,还有Mary……可现在的她只有抱紧同伴们留给她的遗物,走上了二楼。


 


走过了无个性和沙发的展区,Ib凭借记忆来到了那幅巨大的画的房间。既然是从那里进来,应该可以从那里出去。画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幅画,画里画着现实中的一切:自己的父母,前台的经理,深海之世的海报……这一切是她最初最想回到的地方,可是现在——


 


不和同伴回去,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

 


画的简介她没看懂,上面的字她都不认识。[如果Garry在的话,一定会读给我听的。]Ib沮丧地想。她无比怀念着三人一起冒险的经历,虽然只是共同走过了几个房间,最后再次分道扬镳。再次遇见,他们便成为了敌人。


 


Ib木然地望着画,此时突然一闪,画框便不见了。[似乎可以跳进画里。]可是Ib一直都没动,直到听见了脚步声。


 


走进来的是个男子,破烂的外套,昆布一样的发型,是一个和Garry很像的男子。可是Ib知道,那不是Garry。真正的Garry已经死了,这时Ib放弃了自我催眠,面对现实。


 


“Garry”开口说的话Ib没怎么仔细去听,大概是[跟我走吧,我们一起待在这里]这样的内容。[如果是真的Garry,就算他不想让我离开我也会听从,可惜他不是。]到最后里世界还是要捉弄自己吗?Ib露出了讽刺却又悲伤的笑。


 


她放下了书,放下了蓝玫瑰花茎,将红玫瑰举在面前。“Garry”露出了轻蔑的笑容。“真正的Garry不会这么笑的哦。”Ib不带一丝语气地说。


 


Garry,Mary,如果我来找你们,你们会责备我吗?


 


少女颤抖着用右手触摸花瓣。“啪。”花瓣被扯下来的声音。对面的男子很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可是他没有制止。[每当一片花瓣掉落,我的身体就会疼痛]Garry曾经这么说过。在Ib的身上也应验了。


 


心脏突然剧烈疼痛,使得Ib略微站不稳。不过过了一会儿她还是退后几步重新站直。然后开始扯第二片。


 


第二片影响比第一片要大很多,心脏就如同受到冲击,这一次,Ib摔到在地。可是她还是将自己支撑着,重新站了起来。她颤抖着,去扯第三片。


 


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好运,直接跪倒在地上。膝盖被磕破了,可是她并不在意,任血流在地上。“Garry”依旧冷冷地看着。Ib丢掉第三片花瓣,去扯第四片。


 


心脏似乎停了几秒,但瞬间又重新跳动,不过很慢。Ib的全身疼痛无比,有几次她差点倒下,可是最后都撑了过来。[这是,最后一片。]Ib变得很坚定,因为她马上就能见到朋友了。她好像看见一个充满光的地方,那里站着Garry和Mary,他们正在挥手,示意Ib过去。


 


Ib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。这一次她不想再与他们分开。三个人最终,在一起幸福地生活。


 


Ib手里握着花茎——红玫瑰的花茎,身边是五片花瓣。而她,趴在那里,幸福地睡着了。“Garry”一声不响地走开,他似乎是不想打扰这个少女的美梦。


 


那个少女,那个男子,那个画中的女孩,做着那个不会结束的美梦,永远脱离了喧嚣,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最向往的地方。


 


她们的冒险,不会停止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D 三人的天堂


 


-正文Fin-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番外过去?未来?


 


这是一个并不算很大的美术馆。今日正在展出Guertena的作品,当然只是一部分。


 


Guertena并不是很有人气的画家,不过他的作品画的很真实,可实际上画中的事物都不是真实的——只是虚构的罢了,又或者说只是Guertuna自己凭空想像出来的。


 


所有人都为他的作品感到震撼,也同样思考着:为什么如此高超的画技在当时甚至是现在都没有什么名气呢?但是也有一些特殊的游客。


 


在一幅画前站着一个女人,从装束来看应该是个贵族。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女婴,看起来也只有八九个月大,正睁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和自己的母亲一起看着这幅画。女人不知为何眼泪流个不停,而女婴很明显正在对自己母亲的行为感到疑惑。


 


这时,远处匆匆跑来一个男人——是女人的丈夫,亦是女婴的父亲。他和妻子在人海中走散,终于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家人。他过来打了个招呼,女人才回神过来,擦了擦眼泪。


 


“怎么了?”男人从女人怀里抱过女儿,哄了哄。“不,没什么。”女人擦干了眼泪。“只是觉得,画中的那个黑发女孩很熟悉。”她指了指那个女孩,女孩的手中拿着一支红玫瑰,另一只手抓着一颗糖,黄|色的糖纸,应该是柠檬味的。她安静地沉睡着,一身贵族装扮。


 


画中还有一男一女:男的较为年长,穿着破旧的外套,留着像昆布一样的发型。他的手中拿着一朵蓝玫瑰,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打火机。女孩留着金色的卷发,穿着绿色的长裙,如果在现实中,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。她的手中拿着黄玫瑰,较前两朵这朵显得更加鲜艳活泼,还有一把调色刀握在她的手中。三人侧卧着睡着了,藤蔓环绕在她们的身上,将三人连在了一起。


 


“啊,是[沉睡的三人]啊,这幅画是Guertena作品里有点名气的呢,传单上有着重介绍。”男人腾出一只手从裤袋里拿出卷好的传单,再看了看画,轻轻说道:“嗯——很形象地画出两女一男的睡颜,当然他们也并不是真实的人物。”


 


“重要的不是这个。”女人哽咽着说。“那种装扮,是我曾经想要给未来的女儿打扮的。所以莫名的熟悉啊……”女人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,这次她没有去顾及。男人也仔细观察了下,他也感觉很熟悉,再看了看妻子,心里也有一阵酸痛。可是他是男人,没有办法像女人一样将眼泪随意流出。


 


“而且,真的很像你啊,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除了头发。”男人努力地屏住眼泪,对妻子轻轻地说。随后他再看了看自己的女儿——女婴也对这个画中的少女很感兴趣,目不转睛地盯着。男人被女儿的神态逗乐了,将女婴摇了摇,当看到女婴的眼睛转向自己时,他蹭了蹭女儿的脸,很嫩很滑,露出幸福的笑。


 


最后,他轻轻地说:“你说你长大后会不会和画中的姐姐一样漂亮呢,Ib?”


 


-番外 Fin-



评论(1)
热度(7)
  1. 苏文幼儿园园长大人浅田欣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我……再次宣太太w这是一个我所没有见过的特殊的三人结局,不同的是,这确实是名义与表现上的be。ib...

© 苏文幼儿园园长大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